(安乐的)人形自走遗觉象记忆幻灯机

 

卡夫卡

城市的灯光是温吞吞的黄色.在半空中少年注视着来自这个城市的所有的光亮.

看上去十分温暖的灯河,车灯在缓慢地流动.黑色方块里规则地闪动白色星星.

少年缩了缩身子.其实他对温度并没有什么感觉.

这也算是星空的一种样子吗?亦或是,这便是星星往下望所看到的吗?

少年想着.少年仍在上升,到了由一层淡淡的云所笼着的边界.

云层平坦柔软,在远处的边界是直直的一条线一样.线的下面是软乎乎的光亮,线的上面是沉默冰冷的凝固着的深色.

来自这个城市所有发光体所放出的温暖被云所包裹着,有一层温吞吞的膜在城市的上空,城市像水中的灯泡.

少年仍在上升.再往上便离黄色的光亮越来越远了.

他已不再是温暖的一部分.温暖已不再是他的一部分.

少年仰头看见星空.


---

记录.

到上海了.其实是昨晚就到了.

第二节下课就攥着假条出校门拖着箱子一路疾走到车站,坐半个小时再转地铁到机场,稳稳当当拿到了登机牌.飞机延误,八点起飞,十点到上海.

昨晚写完了文化课作业.今天画作业.

下午出去买画具和小说.池袋西口公园待补完.

....现在先去吃早餐..饿

评论
热度(1)